加入收藏 企业邮箱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闻动态
联系锐茂化工
公司动态当前位置:> 锐茂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动态 >

中国的三大陆上能源战略通道

来源:uedbet赫塔菲有限公司 作者:www.jnsrmsh.com 发布于:2013-07-29 浏览:

 中哈原油管道输送能力已突破2000万吨/年,中俄原油管道设计输送能力将达3000万吨/年,中缅原油管道设计输送能力2200万吨/年。三大原油管道进口能力将超过7200万吨/年,占到中国原油总进口量的1/3。
  中国第四条能源进口战略通道——中缅天然气管道缅甸段工程6月已建设完工,将开始试运营,同时开工建设的原油管道工程也已完成94%,预期明年投产。

  中缅油气管道与已经开始输送油气的中俄原油管道、中亚(中哈)油气管道共同组成了中国陆上油气资源进口的三大通道,并与传统海上运输通道一起构成了“三陆一海”的管线格局。

  新管道欲破“马六甲困局”

  中缅油气管道起点位于孟加拉湾东岸的缅甸若开邦城市皎漂,从中国云南省瑞丽市进入中国境内。其中,中缅原油管道在缅甸境内段长771公里,在中国境内段干线长1631公里。中缅天然气管道在缅甸境内段长793公里,在中国境内段干线长1727公里。

  在缅甸境内,油气管道会穿越两条海沟,经过若开山、伊洛瓦底江、米坦格河。在途经的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市设有输油站和天然气分输站,能够实现向缅甸国内供油、供气。按照双方约定,缅方每年从境内管线分输不超过200万吨的原油和2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两条管道进入中国后,在贵州省安顺市实现油气管道分离,其中输油管道经贵州省到达重庆市,而输气管道则取道贵州省到达广西壮族自治区。另外,中方在云南省建设了年产1000万吨的炼油项目。

  中缅原油管道设计输送能力为每年2200万吨,天然气管道输气能力为每年120亿立方米。项目总投资大约为25.4亿美元,其中原油管道投资额为15亿美元,天然气管道投资额为10.4亿美元。管道于2010年6月正式在缅甸开工,天然气管道2013年5月30日达到输气标准,原油管道预计2014年达到投产要求。

  两条管道的油气来源分别是,原油管道主要输送从中东和非洲运来的原油,这部分原油包括每年从海上经马六甲海峡运往中国东南沿海地区的原油;天然气管道主要输送缅甸近海油气田产出的天然气。缅甸眼下每年天然气产量是80多亿立方米,其中50亿立方米出口,主要目的地是泰国和印度。

  从中国角度看,中缅油气管道的建成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所谓“马六甲困局”。每年通过马六甲海峡传统海上通道运往中国的石油大约2亿吨,占中国石油进口量80%。但由于这一区域海盗频发,安全状况不佳。另外,美国等西方国家一直希望加强对海峡沿岸国家的影响,试图控制或参与这一重要海上通道的管理。因此,中缅原油管道是中国长时期以来希望建设的。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说:这条新建管道将减轻中国能源进口过度依赖马六甲海峡的局面,使中国得到一条更短的替代路线,更重要的是管道将降低中国能源供应的脆弱性。

  较早提出建设中缅油气管道的云南大学缅甸研究中心主任李晨阳指出,从国际战略角度而言,中缅油气管道直接通到印度洋,依托这一管道,将来可逐渐修建通往印度洋的立体交通网络——主要是昆明通往缅甸最大的远洋深水港皎漂的大运量电气化复线铁路、高速公路,打造通往印度洋的立体通道,使中国大西南的进出口物资不再绕道中国东部沿海和马六甲海峡,这将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

  而从缅甸角度看,其天然气储量位居世界第10位,但这些天然气资源一直没能充分开发和出口,缅甸希望通过建设中缅天然气管道向中国市场输送缅甸天然气,实现较好的经济效益。双方的共同利益促成了油气管道最终的建设和开发。

  不仅如此,一些分析师认为,随着全球一体化和经济相互依赖局面的形成,马六甲海峡的地缘极大限制了中国的经济发展,而获得来自印度洋新的能源供给通道,有助于中国油气进口方式的多元化发展,更少受制于人。

  不过,也有专家对中缅石油管道并不完全乐观。中国石油大学研究员马宏指出,“中缅油气管道对于破解马六甲海峡困局的作用微乎其微,2200万吨的输油量无异于杯水车薪。”法国地缘政治学者菲利普·赛比耶洛佩兹也认为,即使东南亚地区向中国南方输送油气的计划全部变成现实,也改变不了中国对马六甲海峡的依赖。

  另外,缅甸的政局变化可能对中缅油气管道造成政治风险和安全风险。一些西方国家为缅甸国内部分势力提供幕后支持,阻挠中缅合作,令中缅油气管道运营前景增加了不确定因素。管道途经的缅北地区多年来安全状况不佳,亦可能对今后管道项目的进展造成影响。


  第一条跨国原油管道

  在中国传统的海上油气通道上,马六甲海峡、霍尔木兹海峡、亚丁湾等中国油轮的必经之地,都隐含着风险。中国军事及能源战略专家王海运曾指出:“世界主要航道都有美军部署、一旦出现非常事态,要控制中国石油供应不是太难的事。”

  基于对传统海上石油通道的担忧,中国从本世纪初开始探求石油进口通道的多元化,先后在西北方向、东北方向和东南沿海建设了中亚、中俄和海上油气运输三大能源通道。

  西北通道包括于2005年12月全线贯通的我国首条跨国原油管道——中哈管道和2009年12月贯通的横贯中土哈乌四国的中亚天然气管道。其中,中国-哈萨克斯坦原油输送管道设计年输送能力为2000万吨。这一管道从里海岸边的哈萨克斯坦城市阿特劳开始修建,终点在中哈边境的阿拉山口,全长达2798公里。

  截至2013年6月底,这条管道已经累计输送原油5744万吨,贸易额379.8亿美元。同时,管道进口原油量以年均20%的速度递增,在中国西部的能源布局版图中,这一管道已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被称为“中国西部能源大动脉”。

  在修建这条管道之前,新疆及周边地区进口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原油主要经由油罐车从陆上运输,进口原油数量受运输能力的严格制约。管道开通后,每月原油进口量就相当于先前一年的运输量。

  中哈原油管道开通后,新疆多个炼油企业以前受原料限制的产能得以释放。从2012年开始,新疆地区炼油企业开始从阿拉山口口岸出口汽油,这是6年来首次恢复汽油的出口,极大带动了地方经济发展。

  目前,这条管道的二期工程即将完成,输油能力将达到设计产能。

  在中哈原油管道的基础上,中国与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签订了协议,建设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这一管道的先期建设已于2009年完工实现通气。

  这条天然气管道把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输往中国,缓解中国,特别是西部地区的天然气需求,稳定中国整体能源供应体系。管道设计产能将提供中国所需能源的2%。对土库曼斯坦而言,这条天然气管道打破了其天然气单一送往俄罗斯和伊朗的现状,实现了多元化能源出口;而作为途经国的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也能从中获利。这条管道已经成为中国能源国际合作的成功案例。


  连通中俄的“世纪动脉”

  2010年8月31日,时任俄罗斯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在远东斯科沃罗季诺原油分输站亲手开启一道新的原油管道阀门,宣告了中俄原油管道俄罗斯段的开通,正式从东北方向中国境内输送原油。整条管道于2010年下半年全面竣工输油。

  中俄原油管道起自俄罗斯远东斯科沃罗季诺原油分输站,经由中国黑龙江省和内蒙古自治区内的13个县市区,止于大庆。整条管道在俄罗斯境内长72公里,在中国境内约长930公里,全长约1000公里。

  1000公里的管道看似不长,但其艰难的抉择过程体现了能源在新时期国际政治博弈中的重要作用。

  中俄之间1996年就已经达成加速能源合作的原则性协议,但俄罗斯在输送往远东地区的原油管道线路上迟迟举棋不定。中方一直希望俄罗斯修建从西伯利亚安加尔斯克到大庆的“安大线”原油管线,但日本2003年提出俄罗斯修建到西太平洋沿岸纳霍德尔的“安纳线”。双方都提出向俄罗斯提供贷款和资助。

  最终,俄罗斯选择了折中方案,修建安纳线,并从中分出一条支线连接到中国大庆。虽然最终方案与中国原先的设想并不完全一致,但中俄原油管道的通油,在很大程度上标志着中国能源进口多元化格局进一步走向成熟。

  2013年6月,中俄之间签订2700亿美元长期供油协议。根据这份协议,在目前中俄原油管道每年输送1500万吨原油的基础上,俄罗斯会逐步增加对中国的原油出口,到2018年达到3000万吨;同时通过中哈原油管道向中国每年增加出口700万吨原油。另外,中俄将合资建设天津炼油厂,投产后每年向炼油厂提供910万吨原油。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进行演讲时说,继十七世纪的“万里茶道”之后,中俄油气管道成为连通两国新的“世纪动脉”。

  数据显示,中哈原油管道输送能力已突破2000万吨/年,中俄原油管道设计输送能力将达3000万吨/年,中缅原油管道设计输送能力2200万吨/年。三大原油管道进口能力将超过7200万吨/年,占到中国原油总进口量的1/3。


配文:中国进口石油从哪里来

韩晓平


  2012 年12 月,中国石油净进口量为每天612 万桶,而同期另一石油消耗大国美国的石油净进口量为每天598 万桶。就单月进口额来说,中国第一次超越了美国。

  在石油进口量增加的同时,中国石油资源的国外依存度也在不断提升。欧佩克发布的报告认为,中国将在2014 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到2013 年底,中国原油每日进口量将超过600 万桶,这相当于年进口3 亿吨原油,对外依存度将超过60%。

  中国进口的石油从哪里来?

  排在第一位的是中东。2011 年中国从中东地区进口原油1.38 亿吨,占中国进口总量的42%。同时,中国从新加坡和日本转口的920万吨石油也主要来自中东,中国对该地区的石油依存度实际达到45%。其中沙特5028 万吨,同比增长12.61%;伊朗2776 万吨,同比增长30.19%;阿曼1815 万吨,同比增长14.4%;伊拉克1377.36 万吨,同比增长22.57%;只有科威特的954.15 万吨,同比降2.94%。中国对中东地区的石油需求持续快速增长,占中国石油进口比重持续增加,而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依然扑朔迷离。

  中国进口石油的第二大地区是非洲,2011 年中国从西非、北非和西南非洲共进口了原油6120 万吨,占中国进口总量的18.7%。其中安哥拉,3114.97 万吨,同比下降20.9%;苏丹1298.93 万吨,同比增长3.1%。2012 年中国进口苏丹石油因为南北苏丹分裂而受到严重影响,而因为2011 年利比亚战争受到影响的北非进口量又有所恢复。从2011 年初的突尼斯颜色革命,相继波及到埃及、利比亚、也门、叙利亚等北非中东国家,并存在进一步向非洲和中亚地区蔓延的可能。

  前苏联地区是中国第三大石油进口来源,2011 年4860 万吨,占中国石油进口总量的14.8%。其中俄罗斯,1972 万吨,同比增长29.42%;哈萨克斯坦,1121 万吨,同比增长11.51%,据阿拉山口海关数据,中哈原油管道自2006 年7 月投入商业运营以来,截止到2012年底,进口量突破5000 万吨;此外土库曼斯坦还是中国最大的天然气进口源。

  但是,中亚地区存在的问题与中东北非出现动乱的国家非常相近,会否成为下一轮多米诺骨牌仍是一个悬念。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6 月24 日公布了俄罗斯向中国增供原油长期贸易合同的细节。根据这一中国对外原油贸易最大的单笔合同,未来中石油进口俄罗斯原油量将达到每年4610 万吨,相当于去年中国石油消费总量的十分之一。

  这将使这一地区在中国原油进口市场的地位大幅提升。中国的第四大进口源是中南美洲,2011 年进口了2710 万吨,占中国进口总量的8.3%。其中委内瑞拉1152 万吨,同比增长52.66%;2012 年中国从委内瑞拉进口原油1529 万吨原油,同比增长32%,委内瑞拉已经上升为中国第七大原油输出国,占到中国进口份额的6%。

上一篇:华北油田采油二厂:积跬步者行千里

下一篇:没有了

uedbet赫塔菲有限公司 地址:济宁市高新技术开发区 版权所有2012-2017 鲁ICP备13017997号 技术支持:牛企网